电竞亚运冠军教头姬星:好教练能给选手带来安全感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22-06-23

  今年杭州亚运会上,电子竞技将首次成为正式的比赛项目。其实早在2018年,电竞就以表演项目的形式出现在亚运会赛场上,那届亚运会上姬星作为主教练带领中国队在英雄联盟项目总决赛中3:1力克韩国队,夺得金牌。姬星出生于江苏徐州,目前正在为2022年杭州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做相关准备工作。在接受扬子晚报/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,姬星笑道,“十年前我第一次到电竞俱乐部时,感觉就像是一个藏在居民楼里的黑网吧。近几年电竞产业发展快,许多俱乐部都拥有了独立的一栋商务楼。”

  姬星生于1990年,2008年考入盐城师范学院音乐系。大学期间,姬星获得二等奖学金1次、三等奖学金3次,是一名不折不扣的“学霸”。2010年,姬星参演的男声小合唱《弶港渔民号子》获得江苏省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。2011年姬星加入中国。“姬星在校期间各方面表现都很突出,他性格活泼开朗、热情大方,乐于助人,专业水平名列前茅。”时任盐师音乐学院副院长吴林香如此评价姬星。

  很多小伙伴疑惑音乐和电竞教练没有太多关联,姬星解释,“从小父母就说,男孩子长大后,应该多闯一闯,所以上大学的时候,我就想好了,要多做尝试。”那个时候的姬星对电竞这个行业也没有什么认知,更谈不上未来规划,只是觉得这个项目有国际比赛,而中国也有参赛队伍,感觉非常酷。大四实习期间,姬星联系到了一家电竞职业俱乐部,“想去看看这些职业选手为什么这么厉害,他们是怎么训练、怎么生活的。”就这样,姬星一步一步地进入了电竞行业,成为一名数据分析师。

  谈起刚到电竞俱乐部的感受,姬星笑称那时候的俱乐部就像一个“黑网吧”,“在居民楼里一个乌漆抹黑的房间,我们自己拉网线,里面摆着几台电脑,选手们训练、吃饭都在这里面。”姬星说,那时候国内电竞行业还处在萌芽阶段,这给了他机会,“让我这样的新人能在里面找到一个落脚点,和大家一起推动国内电竞行业的正规化和职业化。”

  事实证明,“学霸”到了哪都是“学霸”。2012年刚入行的姬星就率TeamWE拿下中国英雄联盟项目首个世界冠军,当时的战队选手说就像是自己队伍比对手多一人,“姬星经常加班加点去看各种赛事,然后做分析,他总有办法帮助我们提升,总有办法来克制对手。在生活中他非常照顾我们,我们队内出现分歧闹矛盾,他也总有办法化解。”当时的领奖台不允许非选手登场,TeamWE在获胜的第一时间,就将台下的姬星请到队伍中一起分享荣耀,五位电竞圈响当当的选手纷纷让出C位,让姬星站在中间捧起奖杯。

  2014年姬星加盟EDG战队担任主教练,2015年姬星率队夺得MSI季中邀请赛冠军,成为国内唯一一位双冠王教头。2018年雅加达亚运会,姬星带领中国队夺得英雄联盟项目金牌。此外姬星还带队征战国内大大小小的赛事,荣誉更是不计其数。近几年,姬星逐渐转型幕后,培养教练组等电竞从业人员。去年率EDG夺冠的教头杨济松,就是姬星的“弟子”,“2015年我当主教练那会,杨济松加入了教练组。他学历比较高,又当过职业选手,这让他成长得很快。再加上他组织能力、逻辑性都非常出色,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全面的教练了。”

  姬星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无论是电竞行业还是传统体育行业的教练都会遇到两大难题,第一个是选人,第二个是培养人。“挖掘人才需要渠道,这个渠道的建立和维护都是一个复杂和繁琐的过程。新人入行之后,作为教练你必须要面对不同年龄、不同水平、不同性格、不同风格的选手,因材施教。”姬星表示,当时最大的问题莫过于这些困难在电竞圈没有“前车之鉴”,只能靠自己摸着石头过河,然后加以总结。

  在一场活动中,姬星遇到了同为团队运动金牌教练的郎平,他向这位女排冠军教头请教如何选人和磨合团队。郎平告诉他,选六个最强的人未必合适,先要选一个比较温顺、乐意为大家服务的人作为核心,然后根据这个核心找五个能围绕在他身边的人。这给了姬星许多启发,“郎指导的思路很新颖,一般我们认为温顺的选手比较适合当绿叶,而她认为可以当做一个队伍的核心和指挥。”

  在姬星看来,一个教练最重要的是要有责任心,要能给选手安全感。“选手大部分时间都在俱乐部,训练时你要像个老师,平日里你要像个家长。”此外,主教练的工作强度很大,耐心也必不可少。“再有就是领导力,很多时候一定要有决心,不能纠结。”姬星说,赛场上形势瞬息万变,一个教练哪怕内心再慌、再纠结也不能表现出来,“一个好的教练,一定要能给队员带来安全感,无论在场内还是场外。”

  虽然当下电竞行业受众和参与群体都在逐渐增多,但姬星认为是否能成为一名电竞职业选手,需要天赋和家庭支持两方面的考量。“我们需要职业选手具备极高的游戏天赋,比如拥有顶尖的操作和反应能力,还要对游戏有独特理解和认识。另外选择电竞选手这条道路,家庭的支持和理解我认为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”

  全国电子竞技协会联盟副主席陈彦林说,“电子竞技讲究公平性、团队性、挑战性和对抗性,而网络游戏则主要讲究娱乐性。”姬星在这个行业的十年,也是国内电子竞技产业消除误解、高速发展的十年,曾经藏在居民楼里的“黑网吧”俱乐部,纷纷搬进独立的商务楼。“在行业发展初期,我们大家都不知道应该去做哪些事情、怎么样去工作。那时候电竞关注度低,许多人认为搞电竞就是打游戏,就是网瘾少年。”姬星说,如今无论是从业人员的专业程度,还是赛事的铺排和曝光,抑或公众的认可度,都早已今非昔比。

  “现在电竞行业催生出了许多新型的就业岗位,给年轻人多元化的选择。像去年的EDG夺冠,包括今年即将举行的亚运会也产生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。”姬星说,现在进入电竞行业的人,有前辈们的经验可以用作参考,路会越走越顺。现在各方都非常重视可持续发展,“近期我参加了英雄联盟手游职业联赛选手集训营,我在这个活动中担任‘营长’,来帮助选手们从一个游戏玩家过渡到职业选手,完善选手对电竞职业化程度的认知,从身体素质、心理健康、职业规划等多种维度,帮助选手提升。提高选手的软实力,同时也是在引导电竞行业向好、向善、积极向上地去发展。”

  不过,姬星认为目前电竞产业仍存在一些问题,“现在职业选手体系的建设和生态都已经搞得非常不错了,但是对于教练以及其他从业人员的培养还有待提高。”姬星直言道,目前国内电竞教练等从业人员的数量和质量,都只处在一个初级阶段,姬星认为赛训生态发展的下一阶段,要将教练等从业人员的生态体系建立完善。“建立主场意识也是当下我们需要做的。”姬星说,现在电竞俱乐部会选择城市落地,建立自己的竞技馆。“足球、篮球等一些传统体育赛事都非常注重主场意识的培养,这能给观众们带来归属感,有的甚至赋予一座城市一张新的名片。”

  姬星平日里爱唱歌,“我到目前为止就干了两件事,一件是音乐,另一件就是搞电竞,现在后者成了我的工作,前者作为我曾经的专业,现在成了我的爱好。”姬星的工作压力很大,养猫狗让他身心放松,一次偶然的机会,姬星接触到了美妆,这让他找到了缓解压力的新途径,“我觉得护肤可以让我的心情和状态变好。”姬星说,电竞、宠物、美妆都是自己偶然的机会接触到的,然后产生了好奇,就会想去研究,在研究的过程中慢慢就喜欢上了,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自己的爱好了。

  谈到未来,姬星表示希望电竞行业能得到更准确的认知,消除误会。“也希望我们行业内部生态更加完善,能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,能和各行各业碰撞出火花,能够为社会传递更多正能量,为国争光,起到一定文化输出的作用。”

  J 玩,但是时间很少了。我现在的身份是EDG的总经理,更多的是培养教练和管理人员,接触的游戏也比较多。我现在去了解一款游戏,更多地会从教练和管理人员身上去了解,而不是自己去玩。

  J 说实话,我刚进入电竞行业的时候家人并不知情,他们只知道我大四在外面实习。直到我拿到第一个世界冠军的时候他们才知道。

  J 我的核心工作还是在俱乐部的赛训部门,用自己的经验帮助俱乐部的教练及管理人员成长,让他们找清楚自己的定位,明确未来的职业规划。在俱乐部之外,我也时刻准备为电竞赛训生态的搭建,尽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。

  J 其实我算是一个把生活时间基本都用于工作的人,目前我的生活是和工作紧密相连的。单纯的个人生活时间比较少。